當我看到NY Post報導出這個消息時,只是付之一笑,NY post的水準如何大家都知道,而費城當地的媒體也沒有相關的報導,所以認為只是唯恐天下不亂的New Yorker在無風起浪。不過當Philly.com和ESPN都從總管和老闆的口中證實這個消息的時候,事情就沒有那麼樂觀了。

導火線來自於慘敗給Bulls之後AI的發言:"As hard as it is to admit, a change may be the best thing for everyone, "I hate admitting that because I love the guys on the team and the city of Philadelphia. I truly wanted to retire a 76er."

把這句話當成一個「交易」的要求,顯然太過炒作渲染了些。主要原因還是在於AI個人風格強烈的一些行為,已經到了球團無法忍受的地步:缺席練球,乃至於球團所舉辦的親善活動,而上個球季末他和Chris Webber聯袂缺席球隊最後一場球迷回饋之夜的事還歷歷在目。我不清楚上個球季Maurice Cheeks如何和AI相處,Mo在教練席上的時候和私底下親和的形象是天差地遠的,雖然不到冷血鐵腕的地步,但他所堅持的原則一步也不會退讓。這部分要談到的問題就很複雜,一個球隊的管理要如何在「紀律」以及「效率」之間維持平衡?

之前提到
徐武雄老師所發表的文章,其實正可以代表教練球團與球員球迷間觀點的矛盾,就管理階層而言:不練球當然無法維持體能球感,更無法融入團體技戰;帶傷上陣,就某種層面而言是一種任性,在身體不在最佳狀態的情況時上場,所可能產生的後果是球員無法繳出最佳狀態時的最佳表現,另外還要付出狀態較佳的球員上場時間被壓縮的機會成本。球員的觀點則基於一個勝利論的立場:如果一個球員不用練球也能有大量的產出幫助球隊,那當然可以不用練球。身為一個球隊的領袖,帶傷上陣是求勝意志的展現,對於球隊無形方面的戰力會有莫大的鼓舞。

AI的例子很有可能是運動史上鮮見的特例,就運動科學的角度而言,若把球員比做球隊耐久性的固定資產,受傷等於是加速的折舊,甚至可能會報廢,在加速折舊的情形下,固定資產的帳面價值與產出卻是一年比一年高,這是兩相矛盾而不可能發生的事情。當然職業運動是涉及到「人」的事情,又沒有這麼簡單,在戰績好的時候,這個issue可以大題小作,小事化無,成績差的時候,前述的矛盾就會開始浮現。很不幸的,Sixers目前的情況是處於後者,而且差到無可再差。

今天出戰Wizards的陣容和打法或許可以做為沒有AI在陣時Sixers未來的一個參考,Chris Webber用行動證明了Maurice Cheeks要他做一個role player的說法是錯的,有一球令人印象非常深刻:Webber在底線一個假要位反切到外圍餵球給真正要在低位單打的Andre Iguodala,Iguodala吸引弱邊的球員過來協防後立即將球送到弱邊埋伏的Kyle Korver投進三分球。小AI全能球員的雛形已經開始慢慢在展現,但是他的個人進攻技巧還是有運球重心太高的盲點,幾次的切入收球都被對手拍掉造成失誤。可以想見,假設未來AI真的不在陣中,這支球隊還會是一支相當具進攻力的球隊。不過AI不在的缺點也在這場比賽中馬上浮現:Sixers給對手在禁區的挑戰力下降不止一個等級,全隊罰球最多的是外圍射手Kyle Korver的5次。

當然,身為一個AI的球迷,很希望這個參考是奠基於一個錯誤的假設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ykees 的頭像
naykees

Screaming Soul

nayke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