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David Stern試圖將Age Limit往上調整的新聞過了一年多之後,顯然現在反動的力量出現了。


最近看了一本書「超簡單經濟學」,對於自由經濟稍微有了點概念。事實上我在之前的文章當中就已經提到NBA設立年齡下限的作法並不符合開放競爭的經濟市場形式。也許NBA的本意是出自良善,希望藉由年齡下限達到球員輸入NBA的品質管制,但有時候結果可能適得其反。

舉 過去許多國家都曾經頒布的房租管制法為例。1979年加州Santa Monica通過房租管制法,制定房租價格上限,試圖使更多民眾能找到理想的房屋。但結果反而使得房屋興建執照的申請數下滑到低於五年前的十分之一。另外 舊金山在2001年的住宅研究發現,城市中3/4房租受管制的住宅屋齡超過40年,44%的房屋屋齡甚至超過70年。因為租金上限的制定,許多原本意圖出 租房屋的房東,不願租出,另外許多租屋的房東為了在較低的價格之下,能夠高於成本獲利,因此許多房屋的固定成本,例如修繕費用、維修服務等,都遭到減少或 省略,對於租屋有需求的住客只能尋求品質較為低劣的住宅。

這代表了什麼意義?這表示企圖從價格控制這個因素來平衡供給與需求的企圖是失敗的。

而 年齡下限在某些層面上是否可以類比?個人認為是肯定的,簡化過後,年齡下限與租金管制其實都可以被視為「執法者為了達到供給與需求的平衡與品質保證,而透 過公權力設下某些限制。」NBA設立Age limit表面上有一大部分是因為「高中生普遍不成熟的心理素質降低了聯盟水平」這樣的意圖性原因。

首先「高中生普遍不成熟的心理素質降低了聯盟水平」這個議題便是一個幾近可笑的理由。聯盟當中目前數名最頂尖的球員,都是高中生出身。所以高中生到底對於整個聯盟水平是降低還是提昇?至少沒有人能提供一套系統性的原因來解釋。

而設立Age Limit試圖使得受過高等教育的球員們進入NBA,而得到較佳的球員素質,是否已經有反效果產生?在這篇文章裡頭已經提到,有許多的高中球員,在高中就已經輟學到其他國家的職業聯賽打球,試圖適應職業賽的節奏與對抗性。甚至還有高中球員與供應商、經紀人陷入惡性的錢鬥,導致最後可能連NCAA都無法去。另外這裡也提到了Derrick Rose捏造高中成績意圖進入名校的醜聞。

從這些惡例看來,反效果毋寧是明顯的。設立Age Limit主要造成了兩項負面效果:

1.高中球員索性不念大學,到其他地方去靜候時機到來,投身NBA選秀。這許多來自於廠商、經紀人的操作,在金錢鬥爭的成份大於球技磨練的情況下,是否真能將高中水準的技術以及心理素質提升至NBA的層次?個人持懷疑態度。

2.高中球員為了進入名校,增加曝光機會,日後在選秀時獲得高順位,可能使用一些非道德性,甚至非法的手段進入名校就讀。Derrick Rose的新聞真實性還不確定,但我相信有許多高中生可能採取新聞當中所提到的非法手段。

所以,設立年齡下限的規定,在經濟的本質上不是一個理性的決策,那麼在一段時間之後會有Steve Cohen這樣的人跳出來反對,也就不令人意外了。

全站熱搜

nayke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